中韩互联网观察员
关注中韩网站技术、电商、科技

커피향기&로즈버드

Part 1

커피향기

PM 10:30 24 May

上个周末有些清闲,周六下午给孩子上完中文课就一直在宿舍里休息。周日一大早起来,匆匆忙忙的赶上了去原州的火车,坐火车的人依然不多,我坐在一个很好的位置上,旁边的玻璃特别大,这可以让我看见一路清新的风景。

在火车上我盘点周日这天要做的事,然后准备做完礼拜就回堤川,因为提前好几天就约好了小鹿在这天晚上7点一起去咖啡香气(커피향기)喝咖啡。到了原州后我才想起来还没有吃早饭,在Family Mart买了一个蜜水,还有四个巧克力派,边吃边去教会,那天天气真是好的不得了。

有干事对我说今天礼拜不用翻译了,所以我就到放送室看钟元哥弄摄像头,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大学部的新生,看来她对外语也很感兴趣,她的祈祷手册是英文版的,但是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是什么,也没有好意思去问。

后来花姐来了,我知道她周一就要回中国了,这意味着从此以后这个教会就只有我一个中国人了,说汉语的机会也不多了。她确实是一个美丽的人,无论是在思想上还是行动上,我都很佩服她。

礼拜的时候我们两个坐在一起,唱诗班的朋友一直往这边看,或许是想知道为什么今天不翻译吧。

礼拜结束后我和钟元哥还有那个大学部新生一起去吃饭,然后碰见了Harry,还有其他几个大学生。饭菜很不错,而且有我喜欢的年糕,后来弹钢琴的女孩说不吃肉,全给我了,所以那顿饭吃的很不错。

吃过饭钟元哥还有花姐还有网络总局事务干事和我,四个人一起在礼拜室聊天,我拿出电脑来,加了花姐的MSN,然后出来和Harry说话。二部礼拜我几乎是在梦中度过的,醒来的时候已经结束了,花姐说一起去喝咖啡吧,我说好。然后青年部的网络总局干事和一个幼儿园老师还有花姐一起出去,我带了Harry去。

我和Harry换了包,她背我的超级重的背包,我挎她的小挎包,她的包是粉红色的,前面有个蝴蝶结。

我们在原州市内走了半天,然后决定去打台球,找到了一家环境还不错的地方,他们四个两个人一组,我随便打,打了两局,然后决定去吃饭。我们都让主人公花姐来选择吃日本料理还是中国料理还是韩国料理,花姐也没有主意,所以我们一直走,路上看到有专门给刚刚去世的卢武铉总统献花的台子,我们停下来商议去吃什么,我也有点担心Harry一直背我的包会不会太累了,她笑,然后和我聊天,后来他们决定去吃日本饭,我和Harry就跟着走。

吃饭的地方环境很不错,不是传统的日本料理店,但是菜单貌似都是日本的饭。我们分别点了要吃的东西,我点了炸鱼肉排。味道还不错,花姐替我付了帐,我很高兴。呵呵。

吃过饭以后我们也没有再去喝咖啡,而是陪花姐去买纪念品。我一看时间已经下午6点多了,看来晚上7点与小鹿的约定要推迟了,所以给她发了短信,她说晚上没有事,什么时候都可以。所以我就跟着花姐去买东西去了,后来走了两个人,就剩下花姐和我还有Harry。我们到原州的一个地下商场去买了一些纪念品,然后往回走,路上我们教给Harry用中文说羊肉串,她的发音很不错,我提问了几个韩国人比较容易混淆的发音,她都发的很标准。

在火车站之前和她们两个说了再见,我想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花姐,我问她什么时候再来韩国,她说她也不知道。

拿到火车票时发现时间已经太晚了,我打电话给小鹿,给她说我到堤川的确切时间。

很快回到了堤川,坐上公交车的那一刻,我给小鹿打电话说10点20分在大学十字路口处见面,事实证明我确实是很会计划时间的人,10点21分,我在十字路口下了车,然后环顾四周,发现小鹿还没有来,我就走了一段路去接她。

我们到了咖啡香气这家咖啡馆应该差不多10点半多了,然后找了一个靠墙的位置坐了下来,墙上贴满了黄色的便签纸,上面写的密密麻麻,大概都是些称赞这家咖啡店的话。小鹿点了Hot Chocolate,我依旧点的Cafe mocha

咖啡香气 孙空空 www.Vonkey.com

我们边喝咖啡边聊一些学校的事情,我给她讲怎么和韩国人相处,怎么让自己的留学生活更加有意义。她和我刚进入这个系的时候一样,面临很多问题需要解决。

我们聊的很开心,不过我在脑子里还是计算着宿舍关门的时间,11点45分的时候,我们从咖啡馆里出来,快步走回了宿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孙空空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Part 2

로즈버드

PM 8:00 27 May

除了周末,一般我平日的生活除了白天上课学习以外,晚上的时间大多被一些固定的事情占据,比如每周给裕晶姐上的中文课,还有和朋友的见面等等。这周平日的晚上也被安排的紧紧的。上周裕晶姐说这周的周三她的妈妈要请我吃饭,所以昨天晚上6点多一起去吃饭了,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的爸爸也来了,而我以为只有她的妈妈和她,所以穿的很随意,一起吃饭的时候感觉很不好意思,早知道的话我肯定会穿的稍微正式一点的。

早就听裕晶姐说她的爸爸是双龙水泥的次长,这次一见面,果然感觉不同。她的爸爸有些瘦,说话的语气和很多韩国大叔们没有什么区别,不过我认为说的话都很有价值,给了我许多提示。

我们去吃的冷面,吃饭的时候我有些不知所措,她的妈妈让我把她爸爸想象成自己的爸爸,不要太紧张,裕晶姐就开玩笑说我的爸爸要比她的爸爸年轻多了。

裕晶姐的父母走了以后,她问我怎么样?是不是让你太紧张了。我说没事儿,呵呵,其实我还是蛮善于和韩国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的。

裕晶姐的汉语越来越好了,口语说话的能力也明显更加流利了,而且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她经常爱说“的”,目前正在改正的过程中。我们对话大概说了一个小时以后,她说来一次课外授课吧,所以我们去了学校门口附近的一家咖啡馆,名字叫Rosebud(로즈버드)。

Rosebud 孙空空 www.Vonkey.com

据裕晶姐说这个品牌的咖啡也是韩国本土比较有名的品牌,我们都点的热的Cafe mocha,我感觉味道确实很好,感觉比别的地方卖的要甜一些。

我们聊了一些关于韩国警察署的事,然后又用中文交流了一下关于进入韩国公司怎么工作的事。

从咖啡馆出来,我让裕晶姐帮我转达给她的父母,感谢他们的招待。裕晶姐说她的爸爸是个性子急的人,估计下周又会带着我们去吃饭。

孙空空(Vonkey.com)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孙空空 » 커피향기&로즈버드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4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-49

    最后那个图 可真是漂亮啊

    生活小窍门10年前 (2009-05-29)
  2. 漂亮吗?呵呵。

    vonkey10年前 (2009-06-09)

孙空空博客始创于2008年的夏天

老字号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