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韩互联网观察员
关注中韩网站技术、电商、科技

相遇的祝福

周五那天晚上系里情侣聚会,我也被邀请过去参加,没有女朋友,所以就暂时拉了一个比我大4岁的男生前辈组成一对。参加的人都是平时很熟悉的韩国朋友,男生女生基本上都认识,所以气氛还是很不错的。喝了点烧酒,感觉现在多少能够适应烧酒的味道了,以往我是一滴都不想喝的。喝酒的地方是学校附近的酒店,那天看到有很多新来的中国留学生去喝酒,好几个都喝醉了。

喝过之后,大家说再去另一个地方喝吧,所以又冒着严寒去另一家酒店。虽然已经快4月了,但是韩国的晚上依然很冷。我实在是喝不下去烧酒了,所以和女生要了点啤酒,慢慢喝。后来大家换位置,我被安排到了几个女生旁边,听一个07学号的后辈说,去年因为有一次发表,我在07学号的学生中间有些人气,听这话,我当然高兴,痛快喝下一杯啤酒,看了一下时间,马上回宿舍了。

回到宿舍后,烧酒的酒劲就上来了,稍微有点晕,赶紧睡觉了。

周六上午一直睡到10点多,中午简单吃过饭以后就准备去原州。但是经过两周的休息,原州传道神学院的开讲时间记不清楚了,另外那天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累,实在不想出门,所以就在宿舍摆弄新的电脑。到了下午2点多了,我心想我怎么今天圣灵不充满了呢,怎么那么懒了呢?所以振作精神,准备好东西,准备在4点半之前赶到原州。出门之前,明乐教会的执事和长老了,听说他们每周六都来学校,让大家去参加他们的主日礼拜。我不是很喜欢这样的举动,不能在现场传达福音,一味的追求礼拜的人数,有什么用呢?这肯定也不是神的意愿。

下午去原州的车是上高速的,而且还是豪华的,就是那种平行只有三个座位的车,很舒服,大概只用了三十多分钟,就到原州了。依然还是打的到原州MBC门口,然后步行两分钟到原州以马内利教会。

到了以后发现大家都在休息,不过还好没有点名。由于上次在主日礼拜做了翻译,所以很多人都认识我了,跟我打招呼。

到5点多的时候,牧师让我去办公室吃年糕,也不知道是谁做的,还是谁买的,年糕个个儿都长得很好看,然后牧师亲自给我打印主日讲坛话语的中韩两国版本,然后给我介绍一个女生,说是朝鲜族的,我用韩语打招呼,结果同时她用中文给我打招呼。当时太兴奋了,终于有个说中国话的了。

后来了解到这位姐姐叫朴恩花,在上海做贸易工作,这次是来韩国做短期商务旅行,刚刚接受了一级合宿训练。我们边吃年糕边用其他人听不懂的中文聊天,聊的很开心。牧师说晚上让我去一个传道士的Mission Room那里去住,我说好。

周六晚上就那样在Mission Room睡了,那位传道士回到家便开始给远在美国的女朋友打电话,一直打,打了将近有两个小时了还在打,本来想和他一起吃我带的饼干,后来想想还是算了,所以就早早睡了。

早晨7点半起床后,传道士说要先出门了,我说好,他说车被别人开走了,没有车,不过走路去教会也就20分钟左右。我说那我走过去吧,他怕我不认识路,有点担心,我说大不了我打的过去,不用担心了,他就走了。

我没有带很多洗漱的东西,所以简单洗了一下脸,然后简单整理了一下就出发了,出门后果然有点迷路,这个Mission Room是在一个很大的公寓里面,我好不容易才走出这个公寓,然后发现到了乘公共汽车去原州汽车站的那条路,所以我就准备先往汽车站方向走,然后再按着以前打的的路线走过去。但是我远远低估了汽车的速度,所以我花了整整一个小时,才走到教会,中间感觉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。不过还好,到了教会才9点30分。9点50分在新信者教室有一个小讲座,来了很多人,有位很慈祥的长老给我们讲了一些关于这个教会的一些事,然后我们开始Forum,我的信仰生活是比较稳固的了,所以长老给我和另一个小孩子说了很多,一直到了11点了,已经可以听见大礼拜室已经响起赞颂歌了,所以我抓紧收拾东西,跑到大礼拜室最前面的位子上,旁边坐着一个女生,大概20出头的样子,一直面带笑容,我把包放在旁边,拿出来昨天牧师给我的讲坛话语,开始祷告,祷告我习惯用韩语,但是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有条理的祷告。

牧师说从这次开始,要把讲坛祷告的内容也翻译出来给北京和上海的圣徒听,我说好,然后开始了翻译,刚说了没几句话,旁边的女生一直微笑着往我这边说话,但是我听不清楚,索性就当没听见。比起上次来,这次我的翻译自我感觉更好了,非但不紧张,而且声音也变得很高了,速度也很快,留给牧师的时间也就更多了。但是中间有一次牧师讲了一个单词我没听懂,但是我知道是不好的意思,所以就简单翻译了一下,然后牧师可能觉得我不知道那个单词的意思,就问我知道是什么意思吗?我说不知道,然后大家都善意的笑了,呵呵,然后牧师问坐在后面的花姐用中文怎么说,花姐可能解释了一下,然后牧师又简单给我做了一下解释,这个过程可能是太有意思了,整个礼拜的气氛也变得很轻松,不知道北京和上海那边的圣徒有没有笑。

礼拜结束后,人们陆续离开礼拜室了,我到花姐那里坐下,说我今天真丢人,不知道那个单词的意思,花姐安慰我说,今天做的很好啊,我嘿嘿的笑,回头想想也没什么丢人的,我也挺满足自己的翻译能力的。

然后跟着花姐还有她的姐姐去吃饭,她的姐姐貌似不会说中文,所以我就一直跟花姐讲,有人过来问我们之间对话是用中文还是韩文,花姐说用中文,那人就呵呵的笑,然后送来很多好吃的,同桌的还有牧师,看到我那里那么多好吃的,开玩笑说我的饭菜级别比牧师还高呢。

吃过饭后,我和花姐去大礼拜室聊天,因为我认识的人太少了,而且说中文要比韩文轻松的多,所以跟花姐聊了很多东西,到2点的时候,我说我要去参加一次大学部礼拜,然后回家,花姐说下次再见吧。

大学部礼拜人不多,只有几个大学生,我刚到礼拜室的时候,他们亲切的跟我打招呼,这其中就有在礼拜时间对我说话的那个女生,她还是微笑着,问我真的是中国人吗?我说是,她不信。原来在礼拜时间她一直以为我是韩国人,突然说那么多中文感觉很奇怪,就问我,不过当时我没听清楚她说什么,就当做没听见了。然后大学部的教师让大家为欢迎我鼓掌,我给他们示意,他们都很开心。

大学部礼拜很简单,礼拜之前的赞扬也是很简单的,弹钢琴的就是那个以为我是韩国人的女孩。礼拜很快就结束了,又是Forum,他们挨个儿给我说名字,然后说祈祷题目,我记不下来他们的名字,但是还是努力去记。轮到我说的时候,我简要讲了我的信仰经历,然后发现经常跟韩国人说话的话,韩语真的会很快变得很流利。

Forum结束后我说要回堤川了,大学部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哥哥说女生们要去MBC那里照相,让我一起去,我说如果需要很长时间,那我就不去了,他说很快的。所以就跟着他们去照相,不过我当时真的状态不怎么好,非常的累,面部表情也不好。在MBC简单照了几张相,三个男生,四个女生,玩的挺开心的,虽然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开了很多花,但是天气非常的好。他们说要去雉岳山的一个Cafe喝咖啡,我望了望远处的高山,说还是算了,但是那个哥哥说去的路上看一下火车时间表,如果来得及,就去喝一杯吧。我说也好。

从原州到堤川的火车倒是很多,所以传道士开车带我们去了那家叫做PANINI的咖啡馆。我点了Cafe mocha。

大家围坐在一起边喝咖啡边聊天,来的路上有个大二的女生回家了,所以只剩下了三个女生和四个男生。和有福音的Remnant聊天是非常有意思的,那个26岁的哥哥来自江陵大学生物学系,今年和我一样,大四;另一个20岁的男孩来自尚志大学,中国系一年级;三个女生好像是来自同一个学校,也是尚志大学的,以为我是韩国人的那个女孩20岁,是护士学科;另一个比较活泼的女孩和一个稍微胖胖的女孩好像是大学二年级,分别是婴幼儿教育学科和音乐学科。

他们问我知道不知道他们的名字,我说不知道,但是我真的很难记,韩国人的名字好像都是差不多的,所以这次我记下了那个20岁男孩的名字和20岁女孩的名字。下次再记别人的名字。

下午6点半的时候,我们看天快黑了,就让传道士送我们回原州市了,我在原州站下的车,乘坐7点45分的火车回到了堤川。

火车开的蛮快的,只用了不到50分钟就到堤川了。

周末就这样过去了,虽然有些疲惫,但是感觉很好,又到了周一了,又是开始努力工作和学习的时间了,马上就到4月了,韩国语能力考试的日子也快到了,看来晚上该到图书馆好好学习一下去了。

孙空空(Vonkey.com)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孙空空 » 相遇的祝福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2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-49

    我失恋了······

    西风11年前 (2009-03-30)
  2. 咦?不会吧,之前我记得博客里还说挺好的。

    vonkey11年前 (2009-03-30)

孙空空博客始创于2008年的夏天

老字号博客